当前位置: 首页> 科学教育




创始人自己投了1亿元,才有了今天的医指通

发布时间:19-10-08

[ 导读 ] 作为最早一批探索互联网+医疗的公司,已经有八年历史的医指通相对很低调。创始人李浩认∮为:①互联网医疗背后的重点·。是大数据,②留住用户要靠全方位的服务,③先做强,再做大,④互联网医疗的支付方除了保险还可以是银行。

八年前,李浩决定踏入互联网医疗行业∝、成立医指通的时候,就知道这是一个“高投入、长周期、高回报”的行业。而2014年和2015年起来的大多数互联网医疗创业者,是在经历了激烈的烧钱圈地运动后才意识到这一点。

医指通隶属于天津市上线科技有限公司,成立于2009年,是三甲医院网上预约З挂号统一№平台,医疗服务网络覆盖北京、天津、广州、深圳、沈阳、长沙、惠州,实名注册会员超过2700万名。尤其在天津,从39家三甲医院到上百家社区就医点,医指通基本实现了全覆盖。

到目前为止,李浩个人共计投入在医指通上的资金超过1亿元,而且,医指通尚未公开宣布获得任何机构或者个人的注资。根据公开资料查询,寻医问药网隶属的闻康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曾于2015年11月低调я入股医指通。

事实上,医指通主要的资金来源是↑深圳市时代华纳科技有限公司。时代华纳是李浩在2005年创▎▏立的一家器械公司,主要是做技术输出。2009年之后,时代华纳公司也帮助医指通开发了相应的系统。比∩如,2010年2月,时代华纳申Ⅺ请了“社区自助式实时门诊挂号与智能排队候诊系统及方法℃”的专利;2011年8月,获得医Ⅻ指通物联网终端系统的软件著作权;2013Ж年,又开发了医疗平台服务终端。

可以见得,李浩对于医指通倾注了大量的精力和资源。而作为最早一批开拓互联网医疗的行业先行者,李浩对于整个行业ψ也有独到的理解。

为什么说挂号问诊是做移动医疗最好的切入点?

李浩认为,所有的互联网医疗背后做的都是大数据的生意≦。▕也就是说,评判各ц家优劣的标准中最重要的一条是——沉淀了多少相关数据。之后才轮的上讨论如何挖掘、分析、利用数据,创造更大的价值。

那么,数据从哪来呢?主要是三个来源:医院、可穿戴设备、商业化公司。从目前的现状来▣▤▥看,医院都把数据视为核心∏资源,很难向第三方开放。可穿戴设备最大的问题是普及量不够,目前做的不错的医疗级可穿戴设备的出货量每年也只有几十万,不足以满足数据采集需求,而一些运动手环类的产品又很难采集到医疗层面的核心数据。因此,用商业化公司的形态获取数据是唯一的途径。

要想把数据量做起来,就需要面对最广泛的人群做服务,К这就有两个方向:一个是做医疗资讯,另一个是做预约挂号。做医疗╳资讯的困境在于,很难将内容做的有公信力,所以从长远来看难以让用户产生信任。而预约挂号不仅符合政府推进信息化的需要,也是最容易把医院、医生、患者三方连接起来的方式。

用户来了平台,怎么才能把他们Ⅷ留住?

李浩用的方法是:多场景切入,全流程服务。多场景指的是,医指通同时开放六种预约挂号的服务场景:移动App、电视挂号频道、微信服务号“掌上医指通”、12320卫♥生热线挂号、医院和社区智能终端、官网。

而全流程服务指的是从诊前的分诊导诊、预约挂号,到诊中的候诊提醒、诊疗缴费、░住院管♧理,再到诊后的药品配送、电子报告、健康管理。医指通都有相应的服务。其中,药给送电商平台是和好药师、天士力、天津中医一附属医院、天津代谢病医院合作,主要针对糖尿病患者提供“*配送药品+社保结算”的服务。旗下的E护帮板块主要为用户提供线下服务,如导诊、陪诊、缴费、取药、邮寄报告等。此外,还有相ↈ应的ↁ客服团队帮助医院通知患者停改诊,每天承接的停改诊需求大概在600-700。

为什么商业公司做分级诊疗难做成▲功?

李浩认为,问题的核心在于发展思路的不同:究竟是“先做大,后做强”还是“先做强,后做大”。现在,很多想要切入分级诊疗的公司,发展模式都是先把面铺开,发散到全国市场。这样可能数据上更好看,但很难有实效。这样的场景很容易理解,如果一个城市只合Ъ作了一家医院或者几家医院,如何做分级诊疗?

й

李浩认为,只有先抓住一个地域把它从上到下完全打通,才能够谈及做分级诊疗。当多个强有力的点连接起来以后,才有可能撬动更大区域的连接。医指通也是沿着这个思路在做。现在,▁▂▃▄天津市所有医院都已经和医指通合作≯,除此以外,医指通还落地北京、深圳、广州、长沙、沈阳、惠州,在各地建立健康云谷,发展智慧医院。李浩表示,2016年-2017年,医指通将在京津冀、珠三角和中西部重点发展业务,

到目前为止,全国已щ经有528家医疗机构入驻医指通,全国三甲医院科室入驻11416个,全国三甲医院医生入驻58417个,⊙周均医院放号量120万,共计为1.3亿人次提供医疗服务。

移动医疗这么难,到底让谁来当β支付方?

有人称移动医疗的2016年是探索ω盈利模式的一年。的确,从2016年开始,几乎所有公司都在向公众和资本ぷ方展示自己的“赚钱能▨力”。ⓥ被提及最多的买单方是保险公司和药企。保险作为医疗领域的买单方常被引用的模式是美国的HMO模式,即通过管理控费来达到降低医疗费用,从而实现多方共赢的Π模式。在中国,评价医疗机构和医生的体系尚未∑完善,控费管理模型还很初级,大家对于健康险大都还在模式探索的阶段,没有形成有效的商业模式。药企作为买单方虽然已经相对¨成熟,但移动医疗的数据能力并不高,和药企合◎作又难免有所偏袒,所以也并不是一种好的方式。

李浩找到的买单方是银行,搭配保险。银行作为第三方付费的好处是,他本身客户会有医疗方面的需求(基本每个家庭都有),银行买单也不会有太多相关利益的纠葛在其中。李浩告诉,医指通在4月份会和银企、保险公司合作,发放“龙卡”,在承载交易功能的同时也能作为居民的第二张医☺☻保卡ж使用,具体细节留待4月公布。

现在,医指通整个团队一共500人,其中天津有200多,广东︰有100多。到年底,随着业务的迅速扩展,整个团队有望扩充到上千人。

从⿶整个行业来看,医生端和患者端的争夺已经进入尾声,未来将是医院领域的争夺〒,能够在这一领域做的不错的公司主要是为医⿵院提供互联网化建设的企业,在他们之后,是犹如医指通、微医集团、健康之路、就医160、趣医网这样直接接入医院系统的公司,他们可能不直接为医院专门制作软件,但是通过平台式的运作同样可以实现互联网化。

上一篇: AI多模态交互,能让物联网也搭上风口?
下一篇: 91执行六要素 解决企业执行难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