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 移动设备




移动应用开发者的那些事

发布时间:19-11-19

他们年龄不大,有70后的老大哥,还有90后的小┊┋伙,但往往有着超越年龄的成】熟范儿;他们散落在城市各个角落,或许就在你家隔壁,喜欢穿T恤衫牛仔裤;他们多是IT出身,有的痴迷于写代码、编程序。

  他们的名字叫“开发者”。

  弹小鸟、切水果还是割绳子?地铁里,公交中,飞机上……哪怕是上厕所的细碎时间,一眼望去,都是捧着手机、抱着iPad开心玩着的你我他。是什么人在制作这些花样百出的软件,在当下最火的苹果App Store里,这样一群人正在你的开心上创造着自己的财富,他们代号“开发者”。

  他们年龄不大,有7÷0后的老大哥,还有90后的小⿸伙,但往往有着超越年龄的成熟范儿;他们散落在城市的各个角落,或许就在你家隔壁,喜欢穿T恤衫牛仔裤;他们多是IT出身,有的痴迷于写代码Ф、编程序,有的在互联网打拼多年;他们团队不大,同学、同事、朋友三五成群;他们大多没有背景,有的家在农村,有的来自海外,缺少管理手段与市场营销经验,但往往冲杀在拉投资、谈合作的第一线……其实他们风格迥异,境况不同,但都有一个共同点——他们有梦,一个驰骋苹果帝国的创富梦。乔帮主是他们共同信仰的神,他们手里拿着最新款的iPhone,包里还有一台 iPad,随时拿ё-出来演示他们的成果……

  四年前,苹果App Store开创了这个族群,也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。目前尽管有安卓、微软、运营商各种招牌的平台招徕,App Store还是开发者们最流连的╠╡所在。只不过四年如梭的▲时光里,开发者们已是几度沉浮,有的春风得意,有的如履薄冰,有的放手转行,有的还在坚守。

  在中国,一脚踏入开发者队伍的有多少人?有说法是100万,其中七成在安卓,两成在苹果。这个族群成长的速度令人惊诧,连绵不绝涌入的创业者一波紧似一波,哪怕是梦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2009年,苹果程序员一夜暴富的传奇,现在显得那么遥远,对多数开发者来说,好似千军万马在厮杀,创富之路却是咫尺天涯。

  在这里,我们选取了几个创业样本,看看开发者那些台前幕后的事儿,揭开不为人知的手机软件开发江湖的冰山一角。

  创业发生的那些事儿

  合租房里80ぁ后在追梦

  “拿钱买房才是真正的浪费。”

  路况电台 李建刚

  短发、厚厚的眼镜加T恤,这是一个草根创业者,在他十几平方米的合租房里,长出了最单纯的梦想,但他清楚梦想还遥远,现在只想埋※头做产品,不谈赚钱。

  路况电台是一款能够基于用户位置提供路况信息的手机应用,而1983年出生的李建刚是牵头这款应用开发公司的创始人。现在虽然带着10个人的团队、顶着CEO的头衔,但他依旧与人合租在ω一间十几平方米的小屋里,和其他几个联合创始人每个月拿着3000多元◣的基本生活к费生活。2011年9月,在与三位同事探讨了半年之σ久后,李建刚终于牵头辞职成立了路况电台,并把自己所有的存款都投了进去,尽管在两年多以前他曾创业失败。这一次,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是路况电台的天使投资人。

  “每天晚上十一二点才从公司走,每周只休息一天,有时候为了赶进度,唯一的一天假期也被占用了。但一切都是为了让产品更加完美。”技术男李建刚如此描述着他和团∪队的生活,但他说他享受这样的创业日子,“为什么要拿着钱去买房?买房才是真正的浪费。”

  “当你着急想知道你行走路线的路况,打开收音机收听交通广播的时候,它可能─━在放广告或正在播着与▲你无关的路况,这就是我的商机灬。”李建刚说,“路况电台能够告诉你路况,并能够智能分析出最利于你出行的行车方向。比如你在中关村,路况电台就会有一些例如周围去哪里加油便宜、哪家保险公司在附近可办理车险之类的广告。”李建刚如此描述未来的营利计划。

  一款游戏一炮而红

  “3天服务器就被挤爆了。”

 ™

  航空大亨 张锐

  短短一年里,张锐从一个程序员变为管理者,他希望能取得Zynga式的成功,那是全球著名的社交游戏行业开发商。而现在,他最大的梦想是做出最好玩的游戏。

  追∪梦创游与张锐的名字听上去很陌生,但相信有些人玩过《航空大亨》,张锐就是这款飞机模拟类手机联网游戏的主创。2010年“۩下海”的他靠一款游戏一炮打响。

  这个来自西安的1984年出生的大男孩,是典型的IT男。2010年初,在三元桥附近租下两室一厅,张锐的创业征程开始了。起初他的团۩๑队只有一个光杆司令▇█,就是他自己,还有几个以前的同事算是兼职,周末大家聚在一起谈开发。“我只要能掏得起房租,有钱吃饭就行了。”对于创业的艰辛张锐没有想太多。

  试水的第一个产品叫《游戏月刊》,每月推一款游戏,用户花0.99♤美元就可以每个月都能玩到一款新游戏。它一度冲进美国付费下载的第50名,不过很快被湮没了,带来了逾5000美元的收入。张锐从中得到两大经验:一,APP上单机游戏的生命周期比较短;二,创业需要稳定的团队。于是拉来两个朋友开始“铿锵三人行”。

  φ当他发现圈子里还没有做Я飞机题材的,于是灵光一闪有了后来的《航空大亨》╳。不过上☏线后用户的反应让他们十分狼狈。“3天服务器就被挤爆了,改了一个多月才能容纳更多的人。” 那一个月很折磨人,他们一直承受着服务器和*客户带来的压力,现在回头一看却像是中了头彩。现在这款游戏每月给他们带来约10万美元的收入,有200万用户。同时,追梦创游的队伍增至近40人,狭小的两居室早容纳不下他们,搬到了体面的商务楼。

  “技术狂人”出手稳准狠

  “寻找移动互联网都有哪些互联网不具备的特点。”

  无疑,这个强势的开发者,虽然未来盈利有万般的不确定,也无法直接从苹果获得分成,但是他活得不赖。

  好像一夜间,不少人都抱着手机自我陶醉地唱个不停。在苹果应用商店里有一款 “唱吧”免费K歌应用目前特别火,上线第5天,这个应用就冲到了APP第一名的位置。

  最淘科技CEO陈华并不是有多么地爱K歌,而是他发现了普通人的一个“刚性需求”——普通人需要用普通的设备唱出专业的歌声。1978年出生的陈华颇显成熟,“我们●寻找ↂ移动№互联网都有哪些互联网不具备的特点。”一款刚上线的软件,怎么能一天冲进排行榜的前十?陈华现在总结出了自己成功的秘诀——稳、准、狠。

 一切皆非偶然,在开发“唱吧”之前,陈华已经开发出中国最大的文件搜索引擎天网FTP,之∞后又创立了生活信息搜索引擎酷讯,后到阿里巴巴负责搜索业务。有创业经验、有顶尖技术、有业内知名度,他组建豪华阵容创业团队毫不费力。

  在“唱吧”上线前,陈华做了精心ζ铺垫。“我们先把唱吧放在了越狱用户最爱的同步推、九一助手等应用商店里,让越狱用户体帮助唱吧改善体验。”陈华说,“所以,当唱吧一个月之后在苹果商店上线时,用户会惊艳于唱吧的成熟。”

  这样的细节充斥在陈华的策略之中。而几乎所有的开发者都明白,无论应用如何成功,由于国内用户只接受۞۞免费,所以很难通过苹果应用商店获得分成收益,于是,道具收费、与唱片公司合作等产业链营利方案已在陈华的脑子里。

  和大多数苦苦支撑的开发者不同,心仪“唱吧”的投资人已蜂拥而至,陈华可以从容谈判了。

  元老级开发者给出忠告

  “市场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。”

  两年前,139.↔M☉E每招进一个新员工,朱连兴都要讲一讲Ethan Nicholas的故事——那个一夜暴富的苹果程序员,但现在在他眼中,“传奇”已经变成了“传说”。

 ☆ 朱连兴的139.ME曾被称为中国最牛的iPhone开发者团队之一。作为最早的一批苹果中国开发者,2009年朱连兴的“多彩水族箱”受到追捧,给他带来每天超过1000美元的收成。

  三年过〆去了,他的水族箱还有用户在玩,只不过收益从日赚千金缩水到一个月几万块人民币。而对一款手机游戏来说,三年的生命周期已经难能可贵。朱连兴表示,这几年自己开发的软件再也没有出现“水族箱”那样的成功。原因是竞争环境越来越残酷,当初他入行时,苹果的App Store里只有6000款应用,现在已超过60万。短短四年,从一个机会市场变为饱和市场。

  “2009年,只要是软件就能卖钱Ω;2010年,好的创意就能成功;现在,好的产品+大手笔的推广,甚至加上一些特别的手段,才可能赚到钱。”朱连兴总结说,对中小开发者来说,要搏出位→真的太难。在他看来,后开发的产品有些甚至比水族箱还要出彩,比如“CHUCK CHUCK”,这是一款音乐、舞蹈游戏,玩家通过跟着音乐节拍点击屏幕控制人物走动和跳舞,美术更棒,但市场效果不尽如人意。尤其是现在推广成本太高,作为一个四五十人公↖≡司的领队,朱连兴不得不更加务实。他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外包项目上,收入稳定。

  朱连兴还在慢慢地寻找机会。他现在想得更多的是如何将线上的软件与线下的服务相结合。对于那些满怀创富梦的年轻人,朱连兴的忠告是:市场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。

  你不知道的那些事儿

  困惑1

  赚钱难 为生存奔波

  千军万马过独木桥,几十万淘金大军中想要出位,难。2011年苹果累计为全球开发者分成25 亿美元,中国开发者分到约10亿元人民币,摊到每个开发者身上寥寥无几,尤其是排在金字塔顶端的少数派拿走大部分收成。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今年一季度中国近一半开发者亏损,实现盈利的仅有两成。这种比例在移动游戏领域更突出。顽石互动CEO吴刚此前曾表示,不赚钱的厂商占比超过95%。在他看来只有冲到了前几名才有钱赚,小团队要生存并不容易。

  最近窜红APP免费榜的“连连看”,其创作团队中娱时代(Sinoiplay)只有7人。这个2011年才开始运营的小公司,今年4月几乎连℅工资都发不下去,好在融到一笔钱解了燃眉之急。该公司创始人尹俊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赢得口碑和用户,盈利是下一步才能考虑的事。而那些融不到钱的开发者境况更差。据了解,目前中国开发者主要Л通过广告和游戏来获利,付费下载获利的比例并不高。

  困惑2:

  被盗版 拿来主义横行

  一个产品行不行,验证期往往就一个月。但产业链的另一端是,谁最热,谁就会被山寨。《愤怒的小鸟》冒牌货不少,甚至有的╝公然抄袭创意。小鸟是苹果商店里成功的模板,它可以无视盗版,因为它已经出名到几乎家喻户晓。但对于多数开发者来说,更多是现实的无奈。

  《捕鱼达人》是目前国内比较流行的一款游戏,从上线到现在居然有了150多款山寨,名字完全一样、LOGO完全一样。仅在App Store上与其“差不多”的游戏就不下40款。∧但面对盗版似乎也没有好的维权手段。

  张锐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。《航空大亨》推出后,“国内的三家公司倒也没客气,直接就copy了。”但他并没有愤怒,因为大环境就是如此,他能做的就是努力创新。

  困惑3:

  花钱刷榜 出名走捷径

  排名在苹果商店里实在太重要,以至于刷榜作弊行为屡禁不止,通过“刷下载量”让一款应用迅速上位。一位业内人士介绍说,苹果≮商店目前推广的成本很高,一个用户的推广成本约1-2美元,相对而言刷榜算?是低的。据称国内专职App刷榜团队不少于 300家,收入很可观。他们通常注册或购买成千上万个苹果账号,通过电脑在iTunes里做下载量提升名次。

  今年3月,苹果一度改变算法,但最近这些专业刷榜公司又摸出了脉重新开张。据说进入苹果中国区App Store总免费榜单的前10名的费用现在1万元左右,进入工具类等分榜前十名,大概为7000元左右。但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,歪门邪道的刷榜对开发者们是不公平的,并不足以支撑一个软件的寿命。朱连兴认为,还得产品过硬。

移动信息化交流QQ群:一号群:21102969К2 二号群:344692795 CIO交流群:316076815(需认证)

上一篇: Firefox OS:一个失败移动操作系统的前世今生
下一篇: 积累认知优势|EOS引力沙龙分享会第一期圆满落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