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 移动互联




从未离开的故乡——众作家参加陈予小说家乡恳谈会

发布时间:19-12-02

自古以来,中国人就对生于斯、长于斯的故土有着特别的感情与牵挂。也许正因为此,对故乡的叙述从来就是ⓞ作家们一个历久弥新的写作内容。故乡是作家的精神家园,也是一个作家的精神高地。在中短篇小说集《像电影一样▅▆》的自序中,伊犁州作家协会副主席、《伊』犁河》杂志主编陈予这样写道:“地理上的团场、连队依然横陈在伊犁河南岸,但与我有关的那个团场、那些连队早已化入我的Ш内心,成为我精神生活的一部分。”

参加恳谈会人员合影

对于非兵团人来说,兵团是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地方,如陈予在自序中所写,♥“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不同于军队,也不同于地方。场部异于县城,连队有别于村庄,生于斯、长于斯的人因此也就成了中国社会的一个特殊组织群体:兵团人。”

这种不同,最终也将呈现于文字之中。张春梅在《小说与社会生活▼——读陈予作品集〈像电影一样〉》中所说,“我们可以在文本的字里行间看出作者所钟情的地域与生活面貌。倘若我们要寻μ觅并重现新疆的兵团生活原貌,相信陈予的这些Δ小说是有一定帮助的。”

既如此,探讨陈予的小说,除六十九团再无更为合适之地了。7月2日,由四师可克达拉市文联、伊犁州作家协会、六十九团联合主办的“陈予小说家乡恳谈会”在六十九团举行。本土作家、六十九团的文学爱好者及中学生代表共20多人参加了此次恳谈会。

王亚楠:故乡的挖掘值得精耕细作

新疆作协副主席、伊犁晚报社总编辑王亚楠与陈予是多年的挚友,自然读过不少陈予的小说,特别是陈予早期的作品。♤王亚楠说:&ldⅨquo;陈予小说的题材可分为两大类,一类是团场生活,一类是地方生活。但我个人认为,反映团场生活的作品更为出色。《场部来的孙庆大》就是其中△很优秀的作品。”

陈予关于团场题材的小说中所描写的生活场景,对于同样出生和成长在团场的王亚楠来说十分熟悉,但年轻的一代,他们并没有这种体验。王亚楠说:“‘文革’十年,是一个人性扭曲的时代。在陈予早期的小说中,也有反映这一时期的作品。我看了之后,也十分喜欢。但限于篇幅,这部短篇小说对于人性纵深领域的挖掘还不够。文学即人学。真正伟大的作品,不是简单的道德层面的好与坏、对与错。它开拓ν的是人性纵深领域的◥、需要我们认真反思的一些东西。例如俄国作家灬列夫·托尔斯泰创作的长篇小说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,读完后,故事深层的东西,会让我们深深叹息。”

对于陈予小说中的语言特点,王亚楠认为,这些语言是对场景的再现,有着如此活灵活现的场景再现的作品,也只有在此生活过的人才能够写得出来。若他的挖掘更加深入,一定会成就更为优秀的作品。王亚楠说:“许多伟大的文学大师,如《百年孤独》的作者加西亚·马尔克斯、《静静的顿河》的作者肖洛霍夫、《喧哗与骚动》的作者威◎廉·福克纳,他们对故乡深层次的挖掘可以∪说是精耕细作。最近,陈予也在创作一部长篇小说,在这部小说中,作者也一定会融入更深的生存体验和人生体验。”

对于在六十九团举办此次恳谈会,王亚楠认为很有意义。这样一个平台,对伊犁文学创作队伍是一种鼓励,也是一次交流、切磋的良机。

此次恳谈会,也特别邀请了来自六十九团的三名中学生。王亚楠认为,对于这些中学生,有机会参加这〤样的活动,今后不管他们走到哪里,想必都会记得这样一个特殊的周末。如果他们热爱文学,参加过这个活动后┆┇,对于他们一生的创作,同样也会有所帮助。

鲜章平:我们的写作离不开故乡

在四师可克达拉市广播电视台总编辑、作协副主席鲜章平看来,∶一篇小说好不好看取决于两点,一是语言是否流畅,二是故事情节是否吸引人。而陈予的小说对他而言,正好满足了这两点。鲜章平说:“陈予的小说语言流畅,如行云流水,读着不累,非常舒服,有愉悦感。不像一些作家故作高я深,用晦涩的语言和生辟的意象来堆砌,让人读着感觉很累,读不下去。另外,陈予是个很会讲故事的÷作家,讲故事的技巧令我佩服。比如说《像电影一样》这篇小说,不动声色,却又悬念迭起,让人忍不住要往下看。在讲故事的过程中,陈予又很善于留白,给了读者很多想象的空间。比如说讲到包老板的小舅子娄经理晚上喝酒,第二天早上起来眼窝子是青的,到底是被谁打的,还是像他说◘的那◙样是不小心撞的,没有继续交代,我觉得这样处理非常好。再就是主人公小米是如何到美国去的,没有╱╲交代,给读者多种想象的空间。因为从总体来看,这两处交不交代清楚,不影响情节的发展,反而让读者感受到生活中一切皆有可能,增加了作品的内涵。海明威有一个‘冰山理论’,他说,冰山之所以壮阔,是因为只♀有八分之一露出水面。小说也是如此,八分之一之外才Ξ是真正要表达的作品的深度和厚度。我想陈予的小说是有这种效果的。”

美国艺术批评家马尔科姆说:“你从┒生活中提取那些唤起了自己情绪的鲜明细节……按照适当的顺序准确地描述了这些细节,那么你就写出了会唤起读者的情绪的东西来。&Ψrdquo;鲜章平说,“世界上很多著名的作家都是遵循这种方法写短篇小说的,我们可以感觉到陈予也是这种方法的成功运用者。他把青少年时期团场的生活对自己文学创作的影响,不动声色地反映在自己对世界的认知、对生活的思考中,比如《像电影一样》短篇小说集中的《九连的白云》《场部来的孙庆大》《桂花表姐的青年时代》《我们走在大路上》等小说,都是围绕着团场的不同时代讲故事,这些扑面而来的团场气息,有它的特质,所以也能够引起读者的共鸣,无论读者是否有共ж同的生活经历。我想,这也是我们在座的每位作家的共性。我们的写作,大多离不开故乡这个大背景。”

崔松龄:好玩 能读下去就是一部好作品

在伊犁州作协副主席崔松龄看来,文学是一种信仰,伟大的经典作品,比宗教更丰富,更贴近人心,也更为细致ы。他说,大多数年轻人或多或少都很喜爱文学,不管是诗歌还是小说。但它就像一次初恋,走到最后的只是少数。而陈予却一直在写小说、编小说。在《伊犁河》杂志最困难的时候,整个编辑部只有他一个人,他依然坚持着。因为对于陈予,文学就是信仰。

崔松龄说,文学也是一种记忆,它在用文字的@形式记载即将失去的东西。文学,还可以帮助我们返回故乡,一种精神⿶的故乡。这一次六十九团之行,陈予正是用文学在返回他精神上的故乡。

谈到陈予的小说,崔松龄认为首先要明白它的底色是什么,他说:“周涛曾这╢样说Я过,‘人在十八岁之前生活在哪里,就会染上那个地方的底色。你的人生底色一旦定下来۩๑,你走到哪里都改不了。将来你走遍天下,不管干多大的事情,见多大的世面,你的本质颜色永远不会改变。’陈予在《像电影一样》的自序也这样说过,‘十七岁之前,我的全▪部生活经历都局限于伊犁¨河南岸新疆兵团一团场。’对于陈予,他的这段人生经历,就是生活的底色,团场的底色,也是小说的底色。”

他也谈到了陈予小@说的另一个特点,就是以小见大。“陈予的小说中,都是小人物、小事件,没有宏大的主↖题。但放在特定的时代背景下,这些小人物的命运,反而折射出特定的年代,更接近人性。就像在一场狂风暴雨中,有人在关注傲然挺立的参天大树,有人在关注一片叶、一个被狂风吹到地上的鸟窝。我们无法说哪个更好,只●是作者关注的角度不同。”谈到陈予小说的语言风格,崔松龄说,陈予的小说有着冷静的叙述,语言轻松自然,偶尔还会露出诙谐幽默。读起来,引人入胜。好玩、能读下去,其实也是评价一部作品好坏的标准。而陈予的小说恰好就具备这两个特点。&☑rdquo;

马康健:文字的背后蕴含着作家深沉的情感

伊犁州作协副主席马康健的创作同样以小说为主,他说,陈予小说大多反映的是团场生活┝,这也是他所熟悉的生活。而他的关注点是那些小人物,如《场部来的孙庆大》《桂花表姐的青年时代》等小说,表现他们的孤独和痛苦,以及面对生活的无奈,体现了作家的悲悯情怀。另外,陈予的叙述语言也很有特点,看似冷静和不动声色,但文字的背后蕴含着作家深沉☉的情感和丰富的〗内心世界。正是这种游刃有余的叙述,使小说中的人物个性鲜明,‘土味&rsqu►o;十足、栩栩如生。《我们走在大路上》就表现得十分突出。

陈永新:陈予的小说越读越有味道

四师可克达拉市作协副主席陈永新虽然比陈予年长,他却一直视陈予为自己创作路上的良师益友。谈到陈予小说的特点时,用三句话۩进行了概括:布局新、情节奇、语言文字精。陈永新说:“陈予的小Ψ说都不是很长,但认真读下去,越读越有味道。同样的题材,在我的笔下,就没有陈予写得那样活灵活现和生动。”

秦永权:主流文学是主食

当大多数人的阅读兴趣集中于网络文学时,六十九团党委常委、副团长秦永权并不认同这种阅读。他说:“主流文学是主食,而网络文学只是零食,偶尔吃ζ吃可以,但∴长期食用,就会营养不良。经济的发展,同样离不开文化的底蕴。”

尽管陈予出生于六十九团,这里却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位从团场走出去的作家。秦永权认为,这也反映出当下文学正面临一种不正常的局面。他说:“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,但可悲的是,有英雄,却不为人知。从六十九团,走出了许多名人,但他们往往是墙内开花墙外香。今后,团场将发挥人才的资源,邀请他们走Ⅳ进团场、走进学校,让更多的青少年爱上文学。”(文/摄影 首席记者卢钟)

上一篇: 京东金融发10亿“京贴” 助力全民狂欢11.11
下一篇: 图普科技黄雅:传统零售如何借助人工智能树立行业壁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