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 科学教育




年轻一代呼唤更有“营养”的科学教育

发布时间:20-01-09

  “一些打着科学旗号的研学旅行,要么‘有旅无学’‘只学不旅’,要么‘学旅脱钩’,理念偏颇、误区甚多,可以说是野蛮生长、鱼龙混杂!”在9月18日举行的世界〾公众科学素质促进大会“科学教育与╝人类未来”专题论坛上,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、中国科学院原党组副书⊙记郭传杰直言当下科学教育领域存在的一些乱象。

  科学教育,事关一个国家的公民科学素质,而后者又关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科技创新能力和文明程度。9月17日发布的〆《Д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建设报告(2∏018年▒)》显示,我国公民科学素质水平进入了快速提升阶段,2018年我国公民具备科学素质的比例达到8.47%,比2005年的1.6%提▋高了4.3倍。

  不过这一水♀平与发达国家相比仍然有一定差距。教育部副部长杜占元在这次大会上提到,我国科学素质发展还不平衡,不能满足实际需要,比∩如面向农ю民、城镇新居民、边缘化民族地区的青少年科学素养培育工程依然薄弱,特别是青少年科技教育还需加强。

  以研学旅行为代表的科学教育活动应运而生。按照郭传杰的说法,当前,研学旅行呈井喷之Ж势。2017年被称为研学元年,研学旅行市场规模快速增至425万人次。据中国旅游研究院《中国研学旅行发展报告》,未Ы来3~5年中国研学旅行市场规模★将超千亿元。

  然而,社会需求旺盛的背后却是,科研机构准备不足,一些研学旅游缺乏导师ↆ、教材、教学体系,“这造成的后果是:降低学生科学教ζ育质量、浪费高端科学资源、扰乱考研秩序!”郭传杰说。

  在大会上,杜占◥元也痛斥当前科学素质教育培训中的问题。其一是功利因素,常说的学以致用,目的是提高教育的实践功能。而一些社会团体,甚至一些机关学校,热衷于教育的功利因素,≯导致г量化偏向,很大╥程度上左右了科学普及的教育活动,产生不利影响。

  其二是观念误区。杜占元说,一些∽人认为科学素质教育,主要是中小学生的科普教育,灬缺乏含金量。在许ω多高等学校、科研院所◙或者高级机构里得不到重视,影响到科学精神的发扬。

  中国科学院新闻发言人、科学传播局局长周德进对此感同身受,他所专注的科学Щ教育工作就是致力于培养面向21▫世纪,具有公共服务精神、勇于承担责任、Π善于解决问题的合格公民,培养具备科学探究能力、实践能力的未来科学家。

$

  然而在他看来,一方面,当前的科学教育理论研究缺乏,知识化倾向严重и。另一方面,科学教育§的信息化滞后,й资源共享困难,资源闲置现象๑严重。

  周德进告诉记者,既做科研工作的国家队,也做科学教育工作的重要推动者;既通过科研人员的身体力行,也通过智库报告建言献策,成了中科院这支科研国家队的一个选择。

  一个紧接着的问题是,国家最高自然科学机构里的高端⿸科学资源,一定是优质的科学教育资源吗?

 Ψ “可以是,但不一定是!”郭传≥杰说。看热闹、走过场——在科学教育┊┋实践中,成了一个频频出现的现实◇问题。

  在他看来,年轻一代的科学素养,必须在“科学的现场环境”中得以提升:大漠、草地、冰川等是孩子的梦幻之地,激发好奇心;自然教育是让┑青少年亲近自然、热爱自然、敬畏自然;生态环境脆弱地区是磨练学生坚☉韧毅力的理想场所;而大自然是一个整体,可培育学生整体的自然观、科学观,建构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。

  “要№认识到科学资源不能直接等同于教育资源,必须进行重构、降阶,这是一个架桥接轨的过程,是一个再创造的过程。”郭传杰说。

  让周德进欣慰的是,当前,各国出台科学教育相关政策,愈加强调科学教育的重要性。比如,去年我国教育部出台《义务教育︼︽︾小学科学课程标准》,其中提到“小学科学教育对从小↘激发和保护孩子的好奇心和求知欲,培养学生的科学精☆神和实践创新能力具有重要意义”。美国此前也对科学课程进行了修订╩,将科学实践纳入重۩๑要概念领域。

  另一个让周德进有底气的是,科学教育战线聚集了一批老科学家。

  20年前,♀由我国现代天体物理学的奠基者之一王绶?院士发起、61名科学家联名倡议的北京市青少年科技俱乐部成立,专门针对有志于科学且已显露科学禀赋的优秀高中学生,开展以“科研实践”为主的۩..“科普+教育”的实验。

  外界很难想象,这样一项科普活动,竟先后吸引了约210位院士参与。周德进告诉记者,至今∽,已有400多名俱乐部学员被海外名校录取,有5名学员从世界名校毕业后,以人才引进的形式进入中科院工作。

  “α这就是科学教育最为直观的结果。⊙虽然很难,但值得做!” 周德进说。

上一篇: 优秀科普作品埋下科学种子 科学教育应融入创新思维
下一篇: 李开复、张亚勤、胡郁“激辩”AI战略与人才